您的位置:首页  »  妻子这个骚货
又是一个周末,我依然早早回到了家里,却发现妻子没有回来。习惯性的拿起电话,输入她的号码,正要拨打,却又放下了。带着女儿出去吃了晚饭,晚上哄她睡下,然后心不在焉的上着网,直到晚上10点,听到开门声,我的心彷佛才放下来。我站起身走到门口,是妻回来了,却是一身酒气。

  “你喝酒了?”我皱了皱眉,手在鼻子下扇了扇。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换好了鞋,站在我面前歪着头看我。

  “干嘛?”我被她看得发毛。

  “你不是男人!”她忽然说。

  “什么?”我一愣。

  “你不是男人!”她又强调了一遍:“竟然为了没上到别人老婆,就跟自己老婆冷战2个月。你就不是男人!”“你——!”反覆的不是男人让我有些发火,却感觉怎么也发不出来。

  “难道不是吗?”妻子眼眶红了,“你老婆做错什么了?就因为不肯跟你玩那种肮脏的游戏?不肯顺从你,让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去玩别人老婆?”“我,不是……”“不是什么?你就是,就是想去玩,又怕担上不忠的名,于是把老婆一起拉上。你还真是男人。”妻子冷笑道。

  一连串的质问让我哑口无言,也因为她说对了一半。接下来我的反应让妻子懵了:我忽然扑了上去将妻子搂在了怀里,狠狠得吻了上去。

  “是的,我不是男人。”足足有几分钟后我抬起头,看着怀里妻子,“我每一个晚上在外面,每一天都可能面对这样和那样的诱惑,我害怕,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抵挡不住。”我缓缓的低下头,将脸埋在妻的发梢里。

  “好几次我差点把持不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告诉自己:夫妻俩是平等的,今天你能出轨,明天她就可以有。有一天我忍得实在难受了,感觉自己再也守不住了,忽然想到:既然终有一天要守不住,不如两人一块出来玩。这时,我认识了强”我一直在妻子耳边自言自语着,决定放开自己的心扉。

  我吻着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其实,强后来也告诉我了,那天一开始很顺利,如果不是他一再说起我,你不会离开。”“疯了。你疯了,这个世界也疯了。”妻子喃喃自语的。

  “他其实已经进去了,对吗?”我缓缓的说到。

  妻子没有说话,泪水唰唰的流了下来。

  “他说那天你都泛滥了。”我额头顶着她的额头,“他说的是真的吗?”妻子流着泪点点头。

  “我们都疯了。”我惨惨一笑,“那就疯狂吧。”说完我再次狠狠吻了上去。

  这一天,我们特别疯狂,就在门厅我直接拔下了她的裤子就那样进去了,进去时没有任何阻挡,甚至还感觉到那点顺畅的滑腻。

  我们从站着做到躺着,从门厅做到沙发,直到床上,彷佛不知疲倦的抽插、蠕动,任由爱液横流,就在最疯狂的时候,妻坐在我身上凝视着我,腰部颤抖而有力的转动时,我说出了我一直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话:“其实,我最想的不是别人老婆,我想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的样子。”妻子忽然痴了一下,“你个变态”骂完她俯下身来,吻着我,腰部在我双腿间的磨动更用力了,然后到了高潮。

  我们和好了,虽然妻子依然没有对跟强的事点头。偶尔问起她,她只是摇头,直到有一天被我问的烦了,告诉我:她不喜欢强,因为从他身上只看到玩,玩别人的老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能再勉强她,但也有些沮丧,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兴趣再去寻找什么。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终于跟妻子又恢复了往日的恩爱。

  很快又到了休年假的时候,辛苦了这么久,总想怎么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一合计,干脆,带女儿去马尔代夫。心动不如行动,对这个我心仪已久的地方,在一家人统一思想后,马上就动手,好在去年本来打算出国,护照是现成的,在网上一番比较后,定了伊芙丽岛的两沙两水。

  一个星期后,兴奋的一家兴高采烈的踏上了南去的高铁,直奔香港搭乘直飞马累的航班。

  因为网上订票的缘故,未能定到两侧的座位,只能憋屈的坐在中间漫长的联排。女儿是第一次坐如此大的国际航班,多少有些兴奋,不停的叽叽喳喳,这时一对夫妇在我们身边坐下,典型的中西结合,尤其是跟在一个15、6岁的混血男孩背后的5、6岁小姑娘,简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洋娃娃,女儿第一次见到混血洋娃娃,好奇的不时打量着她,然后竟然主动的上去用她半生不熟的英语跟小姑娘打招呼,谁知几句话下来,小姑娘竟是一口流利的中文,弄得双方家庭哈哈大笑。小乌龙也一下打消了彼此的陌生感,我们几个大人也攀谈起来,一问才知道这对来自香港的夫妻老公叫大卫,是澳大利亚人,在香港工作,妻子安静是苏州人,这次带着15岁的儿子莫林和6岁的女儿安琪也是去马尔代夫,而且更巧的是他们也是订的伊芙丽。这样的巧合让我们更多了几分亲密。大卫属于典型的西方人,高大,帅气,而安静比妻子要丰满些,不是那种惊艳的美女,但是看过去却有种看一眼就想跟她上床的冲动,还真别说我有邪念,她就属于那种女人,淑女、典雅,又带有几分充满熟女诱惑的肉感,丰满却不满溢,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15岁男孩的母亲(后来才直到,那是大卫跟前妻的儿子)。而妻子因为出国,刻意打扮的比较性感,一件橘黄的T恤,在专门的内衣下衬出一条深深的沟,吸引的大卫不时往她胸前瞟过。“这也是个不安分的主”我暗自笑道。

  可能在中国生活了多年的缘故,大卫没有普通老外那种与国人交流的格格不入,反而很有些自来熟,而且特能侃,时不时逗得妻子哈哈大笑。当然,飞机起飞后,我们还是保持了应有的公共礼仪——安静。说话也小声起来。女儿跟安琪坐在一起,两个小姑娘一直低声的热烈交流着,莫林戴着耳机一直在玩IPAD,妻和安静两人坐在我和大卫中间,两个女人也一直在轻声交流着,这正验证了一句话:女人们只要凑到一起,就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飞机上的偶遇,让漫长的空中旅程变得轻松了许多。到后来,两个女人聊得声音越来越低,偶尔还会抬起头彼此打量一下对方的老公,搞得我跟大卫莫名其妙。

  由马累转到伊芙丽岛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几乎还来不及观察自己的房间,就进入了梦乡。

  清晨7点,一家人还在迷迷糊糊的,就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骂骂咧咧的打开门,是大卫的一家,一身艳丽的热带服站在了门口。

  “走了,我们去散步,然后吃早餐。”大卫热情的嚷着。

  我这才猛醒过来,这是在马尔代夫。回过头,赶紧冲进房间叫醒她娘俩。

  洁白的沙滩、高耸的椰树、碧蓝的大海,赤脚走在松软的沙滩上,有一种兴奋舒逸的想对着大海大喊的冲动。女儿和安琪手牵着手跑在海滩上,偶尔迎着海浪走几步,海浪打来又夸张的兴奋着哇哇大叫着退后。莫林一如既往的酷酷的听他的音乐。妻与安静走在一起,海风吹起她们的衣襟和长发,别是一番美景。这才是享受。我想。

  到餐厅匆匆用过早餐,我们直奔几步之遥的大海。妻要回去换泳衣,安静和大卫则早就穿在了身上,只需将外衣一脱就OK。当大卫露出他一身壮硕的腱子肉时,我只能暗骂一句:“我操”,而当安静脱去外衣时,我无耻了骂了一句:“日啊”然后尴尬的硬了。

  这跟了老外的女人就是奔放啊,一身小的不能再小的比基尼只能勉强将她乳头遮住,大部分丰满的乳峰全在泳布外随着她的走动抖动着,下身是条小小的丁字裤,那嫩白敦厚的丰臀几乎全露在外面,我的娘哦,这正是我最喜欢的蜜桃臀(我一直对女人的臀部有特殊的爱好),洁白肉感的肌肤在深褐色泳衣的衬托下更显诱惑,我赶紧的将头扭开,手故作无意的伸进裤袋里,迅速的将不争气的家伙掏住,此时,安静正好往这边看过来,显然看到了我裤子里的硕大和手里的动作,脸一红,有些扭捏的转过头。安静的表情又让大卫看见了,他疑惑的一转头,你妈也看见了我的动作,我差点没转身逃跑了。大卫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豪不介意的拍拍我的肩,将手里的衣服一扔,随着妻子向海里跑去。我四处看看,莫林早已不知去了哪里,女儿跟安琪玩沙正玩得不亦乐乎,还好没人注意到。

  我尴尬的半蹲着坐下,假装欣赏着美景,心里却焦急的等待着小弟弟的消停,谁知今天它不知怎么了,总也消不下去,尤其听到安静跟大卫的嬉戏声,似乎更硬了。

  “你怎么不下水。”妻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抬起头,妻已换好了泳衣过来,休假第一天,妻穿得比较保守,是一件白色的连体泳衣,不过贴身的设计恰到好处的显现出妻子细腰丰臀,加上深沟、裸背和臀部小三角的设计,别有一番风味,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我等等。”我瞟了一眼在水中嬉戏的大卫夫妇。妻子也发现了安静的开放。

  “她胆子真大。”妻子有些瞠目的,然后若有所思的看向我的双腿,“你不会是……”“哪有。”我尴尬的否认,腿却合了合。

  “老公,你好色哦。”妻在我身边坐下。

  “你才知道?”反正被发现了,我干脆豁出去了。

  “硬了?”妻子戏耍的看着我,然后忽然把手伸到我双腿间:“我摸摸有多硬。”然后惊诧的:“竟然真的这么硬。”“你别惹火啊,小心我在沙滩上就办了你。”我恼羞的。

  “来啊,有胆你放马过来,不就想让别人看看你的勇猛吗?再勇猛,你干得过别人老外?”妻嬉笑道。

  “我真来了啊!”我威胁着。

  “我等着呢,怕你呀——啊!”妻错不提放的被我猛推倒在沙滩上,反正谁也不认识,我管他呢,挺着裤裆就压在了她身上,亲吻着她。

  “要死啊。”妻子躲让着,用力把我推开:“别人都看着。”我呵呵笑着,这沙滩上除了我们和大卫夫妇鬼影都没一个,不过别说,这一闹还真消下去了。

  走到水里,大卫远远对我树树大拇指:“现在中国人越来越开放了,敢当众演春宫。”“那也没你家开放,也不怕一个浪把那两块布给掀开了。”我向着安静一瘪嘴。

  “那不正遂了你的愿。”大卫笑着。

  “你不捏碎了我。”我微一愣,不是太习惯大卫的这种玩笑。

  “为什么要捏碎你?美好的事物不就是要拿来展示吗?我们西方那么多天体海滩,大家不都这样。”“展示?我还分享呢。”“什么好东西要分享,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此时,安静刚好跟妻游过来,一对嫩白的大白兔伴着水花跳出,我几乎可以看到她胸前那两块布前的凸点。

  “是啊,大家一起分享。”不明就里的妻也在一旁附和。

  我和大卫哭笑不得的对视一下。我指指安静的胸开玩笑的说:“大卫说美好的事物就是要展示。我说还应该分享。”安静脸唰得一下红了。

  “老色鬼。胡说八道什么呢。”妻也娇嗔的打我一下。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安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身想游走,却被大卫一把拉住搂在怀里,啵一下就吻住了,一个长吻后,大卫挑衅的向我看看。

  “靠,我还不信了。”我最经不得人激,将妻也拉过来,也吻了上去,而且还是湿吻,吻过后我示威的又看向他。

  “两个无聊的男人。”安静哭笑不得,拉着妻走开。

  “呵呵,是有够无聊。”大卫讪讪的。

  “你哪像个2个娃的爹,一点不够稳重。”“休假不就是出来放松的吗,做自己,干嘛还要装。”大卫耸耸肩。

  有了这个插曲,后面的戏水虽然开始有些尴尬,但背后两方的联系却更亲密了。不时的,大卫大笑着搂着两个美女在水里合照,或是我一边搂一个美女却去亲妻的得瑟,到后来,妻还跟大卫合影,更大胆的将手放到大卫壮硕的胸肌上,而我也从背后搂着安静,故做亲昵,在她肥臀不经意的拂过我下体时,我又他妈硬了。接下来的两天我们两家玩得非常开心,也熟络了许多,特别搬到水屋后,干脆要了两家相邻的,几乎不关门的自由进出着。

  到了第三天中午,妻跟大卫带着女儿跟安琪去岛上的儿童中心,顺带到总台订第四天的浮潜和海钓,莫林一如既往的早早去了岛上的图书室上网。等了一会儿有些无聊,我起身来到隔壁大卫的水屋。

  “他们去得蛮久啊。”“肯定要等那两个小家伙。怎么,无聊了?”安静穿着另一件白色比基尼正趴在水屋自带的泳池里看海,由清澈见底的水里可以看到安静这套比基尼也是丁字裤,而且比前几天的还要小,几乎就是一根细线裹着股缝,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掰开屁股看裤子。”“喂,好歹我也是个外人好不好,你能不能换一件布多点的泳装。”我有些贪婪的看着泳池里那茭白的身体,口里故作清高的。

  “故作清高。”安静没有回头,回了一句。

  “我K,她怎么知道我的心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眼睛在往哪儿看。”安静仍然趴在泳池的边沿。

  “你后脑勺又没长眼。”“是没长眼,不过你们男人那德行用屁股想都知道。

  这时候眼睛要是还看得是其他地方,要么就是不举,要么就是断背。“”你能再生猛些不。“我有些吃不住安静的大胆。

  “切。”安静半回过头不屑的白我一眼。

  那一刻我真有种冲动跳进泳池,直接狠狠的将这个性感到极致的女人捅翻,只可惜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女儿跟安琪欢快的笑声,他们回来了。

  对马尔代夫而言,4天的假期实在是太短了,大卫夫妇虽然还会再住几天,我们却不得不返回了。对于这对胆大、前卫的夫妇,我们还是充满了好感,相互间留下了联系电话,并盛情的邀请他们来我们那边玩,当然,更多的我们也只认为是客套,毕竟相隔太远了。

  从马尔代夫回来,我们夫妻间又恢复了往日的甜蜜和平静。偶尔我也会在网上遇见强,很委婉的,我也告诉了他妻的一些想法,强很君子的表示理解和歉意,说自己当时太猴急了,没有尊重她,现在她有这些想法,他也不会勉强,也祝福我们夫妻幸福,还表示即使这样,大家还是好朋友。

  1个月后的一周五晚上,我们正准备恩爱一番,妻子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安静。”妻子有些惊奇的看我一眼,然后接听了电话:“喂,安大美女,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边说边走去了客厅。

  10来分钟后,妻子回来了,碰碰我胳臂:“哎,你中意的安大美女要来了。”

  “来就来罢。”我依然专注于游戏里,“她一个人来?”

  “是啊,你泡妞的机会来了。”

  “切。”我可没敢把老婆的话当真,“天下不白掉馅饼。今天我吃了,明天就得吐出来。”

  “说什么呢?!”妻子拍打我一下。

  “不是吗?”我贼贼笑着,“中国人什么都敢跟老外比,唯独一样没法比,也不敢比,就是鸟。”

  “变态。”妻子脸竟然红了,又打我一下。

  我呵呵笑着:“她来干嘛?”

  “做个项目,可能得待大半个月。”

  “不会住家里吧?”

  “你想得美。”妻子白我一眼,“不过她周一才到,你是见不到美人儿了。”

  “不还有大半个月嘛。”

  “还真动了色心了?”

  “哪有,最多只能算是有色心,没色胆。”

  周一,妻子开车去机场接安静,自然我已离开去了县里。有安静在,这个星期妻子不会寂寞了。从后来跟妻子的QQ聊天里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聊的话题里,10句倒有6、7句是说安静,而妻子也将孩子送爷爷那里,吃饭、看电影、泡吧,玩的不亦乐乎,不过我也一再强调了周五必须得留给我,不能让我独守空房。妻子笑着答应了。

  好不容易又熬到了周末,我提前1个小时到了家,为给她一个惊喜,一回到家我就将鞋收了起来,中午打电话时,妻子已告诉我孩子爷爷奶奶接去了,我的理解当然是能大干一场,于是在将一切我在家的痕迹都消除后,我脱得精光光的心不在焉的在卧室里上网,等候着她的回来。

  这时我才真的有些讨厌现在的网站,即使是那些正轨的大站也少不了丰乳肥臀的美女在页面上舞骚弄姿,让我下面涨的实在厉害。这样熬到终于听到了门外传来钥匙插进门锁声,我赶紧关掉显示器,哧溜一下光着躲进了衣柜,隐约听着妻子进门、关门、换鞋,口里在说着什么,估计是在打手机。

  待到脚步声走到卧室门口,我猛得拉开衣柜门赤条条的跳了出来,露出高高翘起的大屌,做出扑出去的动作大喊一声:“surprise!”然后……我碉堡了:面前站着的竟然是一脸惊诧的安静,妻子跟在她的身后——尼玛她刚才不是在打手机,而是在跟安静说话。

  这一刻时间彷佛停止了,我的双手举在头上保持着扑出去的动作,安静惊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慢慢瞟到我的身上,妻子吃惊的用手摀住了嘴。

  “尼玛,糗大发了。”

  我一手摀住了下面,一手摀住了脸,呻吟着转过身去,也不急着遮挡了,啥都看见了,还在乎光屁股吗?

  “扑哧!”安静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去,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妻子尴尬的看看光屁股躲在角落里的我,又看看忍笑忍得浑身发抖的安静,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绮妮,你们这口子,也太逗乐,扑哧,哈哈哈…不好意思…哈哈哈…我忍不住。”安静的笑声让我更是无地自容。妻子赶紧将她推了出去,顺手带上门,门关的一瞬间,狠狠瞪了我一眼。

  在屋里磨磨蹭蹭了半个小时,我才扭扭咧咧的穿戴整齐走出了卧室。安静看我一脸囧样的走出来,又忍不住一阵狂笑。

  “站那儿干嘛,还不快去洗菜去!”妻子板着脸喝道,看着我的窘态,也还是忍不住笑了,“还真丢人,就那么憋不住啊!”

  在两个女人的数落中,我逃命似得进了厨房。

  晚饭时我一直企图装作什么事没发生的跟她们聊天,但看她们眼中时刻憋屈的笑意,我都有些泄气。

  “绮妮,要不,咱们明天再约?”安静有些恶作剧的问妻子。

  “不用,还是照旧。”妻子瞪我一眼,回答。

  “还是不用了吧,你家里人都急成那样子了。要不我在楼下等你们半小时?”

  “胡说八道什么呢?”妻子娇羞的。

  “你们约什么了?”我故做镇定自然的问。

  “我早就要你们家绮妮陪我去泡吧了,可她说你不在,就是不肯,硬要等你回来。不过看你今天回来,估计是去不了了。”安静说着有意无意的往我下面方向一瞟,彷佛隔着桌子都能看见我的裤裆。

  “没事,去去,我陪你们去。好久没陪美女去泡吧了,求之不得。”

  “真的?”安静笑意冉冉的看着我。

  “比十足真金还真。”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我豪气的保证。

  “那你说我们去哪儿?”安静转头问妻子。

  “你有没有熟悉的吧?”妻子反问她,“我很久没去了。”

  “我们去粉红色邂逅吧,在网上查过,挺不错。”

  “那就去那儿吧。”

  “OK,我们去换衣服,男人去洗碗。”安静兴奋的拉起妻子进了卧室。

  “洗碗?”我有些头疼,这是我最不喜欢干得事,算了,谁让我今天是弱势群体。等我把碗洗好了,两人竟然还没出来。这些个女人,化妆都得一年才能出门。只听见里面悉悉索索的两人嘀咕着,仍是好半天没出来。

  “好了没有?”我催着。

  “马上,马上。”安静高声回答,转而又听见她对妻子说,“没关系,就这样,保证你是全场的女王,放心你老公好了,有这样的老婆他得意都来不及呢。”

  又过了十几分钟,门终于开了,安静拉着扭扭咧咧的妻子走了出来,我正端起一杯水,“扑——!”的一口水喷出好远。

  安静这个妖精穿着一件俗称齐B裙的火红连身短裙,下身群摆短的几乎到了大腿根部,直让男人恨不得弯下腰去看她裙下的风景,胸前深陷一道沟,显出丰腴的两道事业线,配上双峰间夹的项链,让人产生无比遐想。

  但在妻子身边一站,妻子依然是最迷人的一道风景,她穿着一件牛仔热裤,恰到好处的展露着她修长的大腿,微一转身间,可以看出弹性十足的牛仔热裤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肥美的蜜桃臀的曲线,就这一下几乎可以让男人瞬间硬了。

  妻子的上身只穿着一件中袖的蓝色网格T恤,只是正常的低领,只因为妻子的胸太大,依然撑起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弹力的面料紧紧包裹住胸前的饱满,在妻子胸前紧裹出两道完美的弧形。

  “这会不会有些太性感了。”我有些张口结舌的,已经很久没看到妻子这样青春性感的打扮了,配上她轻熟的气质,简直是要秒杀一切狼男啊,我竟有些担心酒吧里的情形来。

  “性感吧?”安静挑逗的,“男人就是这样,得时刻给他点刺激和压力,否则真把咱们当黄脸婆了。”

  “我哪有。”我申辩着,眼睛却看着老婆,下面无耻的硬了。

  ※※※

  我是手插在裤带里走进酒吧的,没办法,得从裤子里将蠢蠢欲动的小弟死死按住,他想造反。“粉红色邂逅”位于某六星级酒店的17搂,酒吧并不如她的名字让人的想象是呈粉红色基调,相反是一种低沉的冷光色,每张桌子都是透明的玻璃桌,在桌下特意布置的灯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但又因为中间太亮,衬得周围的座位很暗,除非刻意的身体前倾,否则几乎看不清座位上的人。

  酒吧的座位虽然造型不一,但几乎全是皮质的,甚至一些不是座位的地方也是用皮质包裹着。酒吧的中间是个做成阿拉伯宫殿状的小舞池,四根夸张的立柱支撑起一个白色的穹顶,每根立柱向外一侧如镶嵌着一圈钻石造型LED灯,很别致,却刺得周围的人无法看清舞池里的情况。我们走进去时,舞池里几乎没有人,酒吧里人也不是很多,一眼望去,也就角落里有那么4、5桌。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酒吧刻意装修出来得效果,就那么走进来看去,除了占据了几乎酒吧三分之一宽的吧台,似乎酒吧的每一个座位都是在角落里,几乎没有当眼的地方。

  酒保引领我们到了一个角落里,其实位置不是很偏,但坐下来感觉就是个角落,很不引人注意。

  “请问三位是第一次来,还是……”

  “第一次。”安静回答。

  “那客人知道咱们酒吧的规矩吗?”

  “知道,在网上看过。”

  “这样啊,作为第一次来得客人,咱们还是再重复一下,我们拒绝任何违法的事,如果有人吸毒或做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我们会立刻报警。大家都是来开心的,所以等会儿不管是客人去请别人,或者别人来请客人,都请客人保持放松的心情,您可以拒绝,也可能被拒绝,但请不要因此发火,更不能打架斗殴,这也是属于违法犯罪活动范畴的。”酒保彬彬有礼的介绍着,“作为第一次来得客人,我代表酒吧会送客人一瓶红酒。希望客人们玩得开心。”

  “哇,还有红酒送啊。”我叹道,“不错,想不到还有这地方。”

  “不知道吧,土包子。粉红色邂逅现在网上可火着呢。”安静坐在我的对面。

  不多时,酒保端着一瓶红酒走了过来,同时,还附送了三个IPAMINI。“客人可以通过这里点酒水,也可以在这上面了解我们酒吧的基本情况。”

  我拿起MINI,酒水画面IPP做得非常精美,但价格也着实让我下巴差点掉了下来,一杯白开水起价50,尼玛简直是抢钱啊。

  “今晚我请客,别跟我客气。”安静发现了我的瞠目结舌。

  “那我多不好意思。”我顺手点了一杯一长串英文的鸡尾酒,标价480。安静要了一瓶威士忌,我没看价,估计看了会出心脏病。绮妮只要了一杯白开水,大概是不好意思。酒吧离开后并没有带走MINI。

  “这玩意不用带走吗?”我傻傻的问了一句。

  “白痴。”安静白了我一眼。

  我讪讪的拿起IPAD,在手中玩着,无意中发现一个很好玩的IPP,里面竟然会有整个酒吧的适时画面,包括每个区位的,我抬起头,隐约可以看见玻璃桌正上方的装饰吊杆上有几颗摄像头。

  “这是干嘛使得?”我奇怪的问,换来安静一个更白痴的表情。

  我不敢再问,只是好奇的看着这一个个画面,显然每个区位都有摄像头将每个座位都摄了进去,但也只局限于座位,我发现每个区位的人都不多,最多的只有3、4个人,少的就一个,而且看上去大多都是帅哥靓女,摄像头由上而下的那一个个波涛汹涌,看得我心跳不已。

  这时,不远处一个男士走了过来,约莫30来岁,比我肯定是帅多了。

  “你好。”男士很有礼貌的首先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能跟两位女士说句话吗?”

  “哦,行。”对方的礼貌让我不好拒绝。

  “你是想跟我说话呢,还是跟这位美女说?”安静呵呵笑着主动说。

  “不管是哪位美女都是我的荣幸。”男士依然很文质彬彬。

  “这位美女呢比我更迷人,可惜名花有主了。”

  “迷人的是外在,我更相信两位美女的内质,尤其是这位美女。”男士很自然的转向安静,“不知道有没有幸能请您喝一杯?”

  就这样,安静跟着男士去了邻桌,临走前安静回头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吧,别跟个大姑娘似得。你们这样,一晚上得憋屈死。呵呵。”

  安静走后又陆续有男士来邀请绮妮,但都被她拒绝了。酒吧她不是第一次来,但这种酒吧总让她感觉有点怪怪的,同时,她也顾忌我的感受。

  其实,在翻看IPAD后,我也动了去邀请别人的心思,可惜我也不敢。当着老婆面去找别的女人泡吧,我估计回去得靠五姑娘解决了。

  就这样无聊的坐着,偶尔看出,安静跟那个男士谈得正欢,几乎头已凑到了一起,安静不时笑着拍打对方一下。当绮妮第5次拒绝一位男士后,时间已到了晚上8点半。

  “要不等会儿你也去玩吧。”我对妻子说,“不然一个晚上就这样痴痴坐。”

  “不用。就这样挺好。”

  “没事,你不用管我。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泡吧,什么没见过。”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妻子的眼神里含义很多。我只能假装镇定的喝口酒。幸好电话响了。

  “好好玩。”我对妻子招呼一声,站起身来去寻找一处安静点的地方。

  这是单位老王的电话,老王是个说话比较唠叨的人,一件很简单的事能反覆说上好几遍,但偏偏他又是个极度负责的人,所以我必须得保持必要的尊重。也因此,一通电话下来,几乎去了20分钟。回来酒吧里,一个男子坐在妻子身边,正殷勤的说着什么,妻子偶尔的回上几句,不过看得出她对对方不是很反感。

  我走到坐区坐下,男子才发现了我,有些疑惑,但还是稍稍离开妻子一点。

  “咯,他来了,要他点头。”妻子有些戏耍的一指我。

  “你好,这位先生。我想请这位迷人的女士过去喝杯酒,不过她说有了同伴了,需要征得您的同意,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这是个戴着眼镜30多岁的帅哥,言辞间让我不是很反感,看出妻子带有几分玩笑的表情,我也决定开开玩笑:“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迷人的,或者不迷人的女性都不会是男人的附属品,也就是说男人没有理由替她做主。所以,她是否愿意还在于她自己。”我的回答让眼镜帅哥眼中燃起了希望,而妻子有些诧异的看向我。

  最终,架不住眼镜帅哥的热情,妻子站起了身,眼中闪过“你不要后悔”的凌厉眼神。我却用“好好玩”的眼神回答了她。

  妻子的离开让我有些无聊,虽然明白可以去请别的女士,不过作为老婆就在身边的已婚男我难道还能有什么想法?既然不能有什么想法,我何必去浪费这时间和精力。于是,我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偶尔,翻翻IPAD,看看视频。

  安静已经完全跟对方打成了一片,甚至,那男的半拥着她,真是个胆大的女人。

  妻子仍然是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尽管身边的男士无比的殷勤,不过跟几分钟之前面对面坐不同,眼镜男已坐在了她身边,貌似还算规矩。我忽然有了种很大胆的想法。我站起身,走到妻子坐的位区,“我出去办点事。”

  妻子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你先玩,等会我来接你。”然后跟旁边的男士示意一下,转身离开。

  走出酒吧,在门外站了几分钟后,我悄悄探出头去,发现妻子已将注意力放在了跟对方的交流上,我蹑手蹑脚的又返回了酒吧,就在妻子位区的一个不起眼的侧面悄悄坐下,将背靠在沙发上,这样使整个人几乎隐藏进了黑暗中,不走到近前是完全看不出是谁的。

  我招手叫来酒保,要来一台IPAD。我不得不赞叹这个酒吧的灯光设计,从我的角度只能隐约看见妻子所在的位区坐着一男一女,但上半身却是看不清的,而从头顶的视频里,灯光恰到好处的印出两人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位置。这是我第一从视频里看到妻子的性感,由上往下照去,白皙胀满的两座乳峰彷佛恨不得撑出衣领,由此形成的乳沟深邃的让人迷醉,我可以想象男子每次侧头跟妻子说话时,眼神绝大部分肯定是盯着她的胸。

  男子一直在口若悬河的说着,妻子则矜持的坐着,偶尔回上几句,看得出,男子在灌她酒,而显然她也不是太反感,所以并没有怎么拒绝。这时我忽然发现,男子在再次侧身过来敬妻子酒时,似乎很自然随意的将手放在了妻子的大腿上,妻子一激灵,推开了他的手,因为看不清面上的表情,我不知道她是否是发怒了,不过她并没有站起离开。

  男人显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稍稍离开妻子一点,不过没几分钟,他们的距离却更进了,男子甚至是贴着妻子的大腿坐着,这时,妻子没有再拒绝。

  我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有离开,让妻子放松心情玩的念头。说实话这个念头的初衷完全没有让她先玩,自己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玩的想法。妻子从小到大都是异性关注的对象,尤其是开始发育后,比常人发育快的多身材让她初中起就成为男生眼神追逐的中心,偏偏她性格上又有些柔弱婉约,不怎么懂得拒绝,我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追求到她,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烧着高香了,要知道我竟然会是她的初恋和唯一个男人。

  或许正因为此,她的性感气质上更保持了一份单纯温婉,也更容易招蜂引蝶,我知道尤其是在她结婚后,围绕在她身边的异性更加多了,偶尔的骚扰更是让她不厌其烦,以至于在这上面她时刻绷紧着一根弦。但今晚,就是今晚,在看到安静的率性后,我也突然有了让她也放松一下自己的想法,或者其实初衷就这么简单,只是我知道其实也不这么简单。

  妻子显然有些微醺了,说话间也不再时刻紧绷着身体,偶尔还会向对方倒倒,又转回来,这让男子有些欣喜,好几次装作无意间手拂过绮妮的大腿,她似乎也没再夸张的反应。

  【完】